科技通報

對左拉作品《娜娜》的自然主義解讀

點擊數:10    日期:2016-09-29 08:44:16

《娜娜》是自然主義大師左拉的作品,《娜娜》具有很強的自然主義傾向,作品具有真實性、客觀性和科學性
  

  內容摘要:《娜娜》是自然主義大師左拉的作品,《娜娜》具有很強的自然主義傾向,作品具有真實性、客觀性和科學性,它不同于以往的作品有鮮明的主觀思想,在《娜娜》中不添加個人情感,尊重客觀事實,真實的展現人物的生理性,尊重人物的生理欲望,對于人物身上呈現的動物性,左拉則是真實的來描寫他們的生活,從生活中來讓讀者感受到人物的特性。

本文引用《文學教育

左拉在《娜娜》中沒有明確的標注出作品的主旨,而是將主旨隱藏起來,但是仔細觀察便會發現,他通過象征與暗示這些藝術手法來展現自己的個人情感的,表現自己的創作意圖,因此可以說《娜娜》擁有濃重的自然主義傾向。 關鍵詞:自然主義 主旨 象征與暗示 愛彌兒·左拉是十九世紀法國自然主義作家,一八八零年出版的《娜娜》講述的是《小酒店》中古波與綺爾維絲的女兒娜娜沒有絲毫藝術表演的能力,但卻因裸體的情色表演《金發的愛神》而一舉成名。娜娜周旋于不同的男人之間,吸食著他們的金錢、土地,最終讓這些男人們身敗名裂、家破人亡。突然有一天娜娜消失了,誰都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最后突然失蹤的娜娜回到了巴黎,從她兒子那里染上天花,病死在了旅館里。《娜娜》是左拉家族史小說的第九部,早在寫《小酒店》之時就有寫《娜娜》的意圖。 一、主旨的隱藏 在傳統的西方敘事文學中,作品往往會體現著作家對于社會改良的美好愿望,用人道主義的精神思想來批判著社會存在的不合理之處,這樣的的文章不免有一些說教的傾向,直接或者間接的涉及著政治和思想道德。他們一面揭開社會所存在的不合理之處這塊沉重的疤痕,另一方面又在積極塑造著一群有強烈的宗教意識、強調著與社會要進行調和、企圖用道德感化來解決社會問題的人。“維吉·伍爾夫稱主導傳統文學的理性觀念為強大的暴君,認為是它阻斷了作家內心的感受。”作家似乎是被脅迫而不是出于自己的意志去展現故事情節。“在左拉的作品中,傳統作家的那種企圖用自己的作品直接干預生活、充當歷史的指揮者的熱情已經被左拉所信奉的真實感”所代替了。”在左拉看來,寫真實就是寫道德,有“真實感”就是有道德,真實感就是道德,沒有真實就沒有道德。在左拉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左拉是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真實的為讀者來解剖這個社會,并以此來暴露這個社會以及人生。《娜娜》是左拉家族史小說的第九部,通過描寫娜娜的興衰沉浮,來真實而深刻的將法蘭西第二帝國時期上流社會那種令人難以置信的驕奢淫逸、淫亂腐朽的生活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 左拉在這部作品中著意于對各種生活場景的描繪,為我們展現出各色的資產階級腐朽墮落的畫面。在小說第三章中,在劇院里,當《金發愛神》正在上演,而布龍太太卻忙得不亦樂乎,她要給拉法盧瓦茲傳遞著信件,又要照顧著自己的生意,還要給娜娜送著鮮花,她還要幫著這些妓女們拉著皮條兒;在小說第八章中,環城林蔭大道、洛萊特圣母院兩邊的人行道上、以及飯店、酒吧、肉食店和咖啡店都是達成一夜交易的公開場所,在這里可以聽見妓女與紳士之間討價還價、謾罵和廝打聲;在小說第十一章中,當母馬“娜娜”取得勝利時,人們卻對這位妓女娜娜進行頂禮膜拜,竟將她比喻為神—愛神王后;在小說第十二章中,謬法伯爵家舉行宴會,伯爵夫人在世時,這個家里充滿著古老的風范,充斥著莊嚴肅穆的宗教氣氛,而現在,這個家里充滿著春天的氣息,整個公館沉浸在淫樂與極度享樂的氛圍中,在伯爵公館的上空飄蕩著的是《金發愛神》那支淫穢的華爾茲和淫蕩的笑聲,把謬法家族的歷史榮譽與信仰吹得不見蹤跡。這是法蘭西第二帝國時期一片沉醉于瘋狂的享樂,淫穢的景象,在描寫這些場景時,左拉一面在真實的還原生活本來的面目,并且用一種非常巧妙而且非常隱蔽的形式讓讀者不易察覺自己的創作意圖,另一方面又帶有自覺暴露的意圖,貫注自己的嘲諷,使得筆下的這些生活畫面具有無盡的諷刺意味。 二、象征與暗示 左拉認為,在傳統文學中處于核心地位的情節、性格等敘事元素,現在都已經不在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描繪真實的人類生活。《娜娜》中描寫的人物是作家對于客觀事實的陳述,沒有添加自己任何的觀點,而作者的內心的創作意圖是通過象征與暗示的藝術手法來表現出來。在《娜娜》第十三章中,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一段描述“她獨自站在公館里堆積起來的財富中間,無數的男人都倒斃在她的腳下。她像古代的妖怪,在他們居住的可怕的洞穴內,鋪滿了白骨,腳下踩著頭蓋骨。”“她的性器官在榮耀中冉冉升起,照耀著被她害倒的男人們,猶如一輪出生的紅日,照耀著殺戮后的戰場,而她卻像一只無意識的漂亮的牲口,對自己所干的事全然無知,他始終是一個善良的妓女。”此時的娜娜在左拉的筆下成為了一個妖怪,而娜娜居住的公館也變成了洞穴,男人們對于娜娜的瘋狂的付出堆積出滿地的白骨。娜娜成為了妖怪,她用自己無盡的欲望吞噬著男人的財富,她成為了吞噬一切的象征。她的性器官就如同太陽般照耀著與她有過關系的男人們,那耀眼的太陽象征的就是娜娜身上無盡的誘惑,是這種巨大的誘惑力,讓男人們趨之若鶩。而娜娜卻如同一只懵懂的牲畜,不知所以。 左拉在這樣的描繪中給我們所呈現的是一個可以征服一切的肉體之神,娜娜象征著無窮無盡的欲望,這樣的娜娜帶著性欲的火焰、色欲的光環、肉體的魔力。在左拉的筆下,我們看到的娜娜很少有純正的感情,但是對于自己的兒子小路易她卻保持著真正的母愛,將孩子放到姑媽家寄養以便隨時看望孩子,在賽馬比賽中娜娜帶著自己兒子去看比賽,她從俄國回來第一個去看的就是小路易,無論她有多少種身份,但是她也依舊是一位深愛自己的孩子的母親。 在小說第三章中,娜娜看到巴黎清晨的景色,娜娜心生柔情,她向往田園、鄉村以及潔白無瑕的東西。雖然娜娜沉浸在享樂的脂粉堆里,但她依舊向往著淳樸善良的鄉間那美好的生活,她是一個也會追求美好生活的女人。她在被人玩弄和玩弄著別人的同時,她發出了要求尊重的口號。作為演員的她,她也不想總是扮演者放浪形骸的人,對于赤身裸體出演愛神也會感到厭煩,在小說第九章中娜娜通過謬法伯爵想出演公爵夫人,她也渴望著扮演著高貴的婦人形象。通過對娜娜內心世界的展示可以看到她也在追求著美好,向往著幸福。左拉對于娜娜的這些描寫使得娜娜這個人物具有了真實的性格以及豐富的內心世界。“作者通過娜娜所暗示出的是社會糜爛的根源不是一個淫蕩的妓女,而是資產階級社會下的娼妓制度。” 對于謬法伯爵,左拉則帶有更大的鄙視,他沉浸在娜娜所帶給的肉欲之中,將家庭棄之與不顧;在娜娜的慫恿之下,他將自己的女兒愛斯泰勒嫁給了娜娜的姘頭達蓋內;他在娜娜的勸說之下與妻子的情人福什利握手言和。他將自己家族的榮耀,帝國大臣的尊嚴,丈夫的臉面全部扔在了娜娜的腳下,他拋棄了了一切,只是為了得到娜娜。在小說第十三章中,娜娜將謬法伯爵當成了畜生,任自己打罵,謬法伯爵還按照娜娜的意思在自己的官服、鷹徽、勛章上踐踏,官服、鷹徽、勛章這些物品象征的是資產階級,實際上娜娜踐踏的不這些物品,而是資產階級的尊嚴,而伯爵也按照娜娜的指令來做,這樣的畫面暗示出第二帝國的國之棟梁墮落到何種地步,第二帝國又腐朽到什么程度。 左拉還透過謬法伯爵的婚姻來象征整個天主教婚姻。在小說第三章與第十二章所描寫的是謬法家兩次聚會,但是這兩次的聚會卻看出了謬法家翻天覆地的變化。謬法深受天主教教育的熏陶,他每天都進行懺悔,還定期齋戒,結婚后天主教的禁欲主義也統治了他們的夫妻生活,他的家里到處都有著禁欲主義的印記。在天主教婚姻關系中,謬法夫婦外表上過著禁欲主義的生活,但內心卻都埋藏著炙熱的欲火,在《金發愛神》這股淫靡之風的吹拂下,這個籠罩在天主教下的道德家庭就迅速風化了,謬法家里失去了往日莊重肅穆的宗教氣氛,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像艷麗的市集般的家,這就是左拉對于天主教婚姻糜爛的無情的暴露。
左拉筆下的《娜娜》給我們呈現的是一個真實的社會,他站在旁觀者的立場上給我們進行真實的刻畫,雖然沒有添加自己任何的情感,但是通過這些場面的描繪,暗示出作者內心對于社會的憎惡。參考文獻: 1.吳岳添.左拉文學簡史[M].安徽:安徽文藝出版社,1995. 2.鄭克魯.外國文學史上[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3.左拉.論小說[M].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4.莫泊桑.愛彌兒·左拉研究[M].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2006.



王編輯
中聯論文網編輯
劉編輯
中聯論文網編輯
趙編輯
中聯論文網編輯
孫編輯
中聯論文網編輯
電話
18931176030
固話
0311-80693734
投稿郵箱
99期刊承諾發表不成功無條件退款!
客服系統
广东快乐10分开奖走试